多个主流项目开发资金都面临“烧光”,BCH该不该征矿工税?

02-26 21:25 23375 网络转载

原创: 五火球教主

来源:白话区块链

编者注:本文作了不改变作者原意的删减。

 

“一位好的税务官应该把征徼税款当做拔鹅毛,登峰造极的手法是既能揪下最多的鹅毛,又能把鹅的痛苦叫声压到最低。” ——法国财务大臣让·巴蒂斯特·科尔贝特。

最近,要说风头最劲的两件事,第一肯定是Fcoin的破产(Or跑路)声明,排在第二的么,恐怕非BCH莫属。矿工税这个话题引发了整个圈子的热议,也同时将BCH推上了风口浪尖。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热闹是看了很多,然而依旧云里雾里,BCH的这个矿工税,到底该不该抽?

 

 01  事件始末

在说这个话题之前,首先来简单看下究竟发生了哪些事?

1.提议:1月22日,莱比特矿池江卓尔发布了一篇博文,公布一项《BCH的基础设施融资计划》宣称将在 BCH 5月份的升级中添加一项提案,将 BCH未来6个月区块奖励的 12.5% 捐赠给开发者,且霸气的喊话“不配合的BCH 矿池,孤块你们哟!”

至于有这么有底气的原因,是因为吴忌寒,杨海波,比特币耶稣支持这份提案,这几个人手里的矿池算力加起来已然超过BCH算力的一半。

2.反对:提议发出后,遭到反对是必然的,有矿工直接在链上留下信息说“No!!”,部分BCH开发者也对提案提出了不同意见。BCH社区也有不少用户表示出反对意愿,尤其是对于“四个人拍板”就决定了BCH抽税这么大的事儿表示出强烈的不安,说好的去中心化呢?

3.现状:BCH首席Amaury态度极其强硬 ——“ABC为矿工创造了不止10亿美金的收益,现在要抽个税肿么了?怎么了?!不是天经地义么?!”

Roger V含糊其辞 ——“就目前而言,除非生态系统中达成更多共识能让链分叉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否则 Bitcoin.com 将不会支持任何计划”。

江卓尔松口 —— “如果矿工捐赠模式反对的人太多的话,可以先从诺贝尔奖模式(大V闪电提出的一个激励观点)开始试试”。

 

 02  缘何提议

其根本原因很简单 ——开发人员没钱!你总不能总让牛干活,还不让牛吃草!再说,BCH也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建议。

18年5月的香港BCH的行业会议上,就有开发者提议向矿池募资去开发BCH项目,引起了极大争议,被部分反对者称之为“令人瞠目结舌的逼捐事件”。当时在被问到“如果75%的算力投票同意捐赠,但其余25%算力不同意,怎么办时?给出的解决方案和这次差不多 ——“多数算力逼迫少数算力服从”,当然这个提议最后不了了之。

去年6月份,Bitcoincash.org 等 BCH 组织发起了合计800个 BCH(约合 35 万美元)的募捐,结果募了半个月,一半都没筹到,有点尴尬。后来一些BCH在论坛上各种苦情戏,总算是差不多募集到目标值。

这次之所以出此提议,除了估计开发组再次面临经济上的窘境之外,更主要的问题则是,江卓尔,Roger V等大矿工想要找到一个长期的,稳定的支持BCH开发者的方式。众所周知,BCH从诞生至今一直都是社区捐赠资助+兼职开发模式,短期也许OK,但要与BTC进行这场马拉松竞赛,则并非长久之计。资助模式的持续性和稳定性都不高,而开发者大多都是兼职,则很难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开发上,这些都将影响BCH的开发进度和生态化进程。因此,缺乏一个长期,稳定,可以让开发者安心开发还有钱赚的收入模式,是这几个BCH最大利益相关者长久以来心头的一根刺,此次“矿工税”,可以看做是一次尝试,或者说,一次“试探”,看看在拔毛的时候,鹅叫的有多大声。

 

 03 利弊何在

要说利弊,其实是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且往往是屁股决定脑袋,BCH里支持者与反对者,往往都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做争取,所以,不妨从跳出BCH的圈子,看看其他几位业界大佬,对这次的矿工税,是什么态度

莱特李 - 安全第一

李启威觉得虽然你们是大佬,但是算力还是不够啊,BTC算力过来弄你们咋办?CSW不还在虎视眈眈么,他随时可以出手!再者你们这个决定也忒中心化了!影响不好!

“目前该矿工联盟只拥有BCH网络约28%的算力,除非他们调用更多的算力,否则就无法强制执行这种软分叉。而这可能会导致很多分叉,以这种强制性的方式增加这样一个中心化的特征,会开创一个坏的先例。如果这个软分叉通过,它将是非常不稳定的,因为会有大型BTC矿工有动机去进行51%攻击。他们可以切换到BCH,然后连续挖11个区块,然后他们得到了所有的BCH,这比开采BTC的利润至少高出14%”。

 

V神 - 2020这么诡秘的么?

V神是以一系列刷版Twitter来表示担忧与反对。

“我必须承认,距离Mark Lutter所说的“诡异2020”甚至还不到一个月,怪事就发生了。”

“BCH区块整体奖励的12.5%从矿工定向到“一家香港公司”。该文章将其标为自愿形式,但实际上,它是强制性的软分叉。”

“宣称的香港公司如何确保这些钱用来开发?”

“我不同意这种共识市场(market-for-consensus)的思想,因为它具有糟糕的均衡性,并且很容易导致根深蒂固的利益”

 

 04  其他项目如何解决该问题

其实在你想要点评BCH这次事件之前,可以先看看其他几个项目怎么做的。

BTC ——最早中本聪发明BTC的时候,像是许多发明一样,倒贴钱,搭建服务器,编写代码,测试……当然了,他也默默的挖了上百万个币,虽然这些币在当时来看一文不值。

而在中本聪隐退后,比特币去中心化的特性便使得开发资金的来源一直是个问题。聪哥钦定的接班人Gavin Andresen就曾遇到过资金问题,当时也曾在社区中发起募捐,效果不佳,后来便转向外部求助。直到后来随着外部资金和力量的介入,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同样,比特币的发展方向落入了幕后金主BlockSteam的手中,坚持不扩容,走闪电网络,BCH分裂等一系列历史进程,都与相对中心化的开发资金提供,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ETH & LTC —— 以太坊开始筹集了1200万枚以太坊,将其打入了以太坊基金会,迄今为止始终运行相对良好,ETH由于上涨倍数过大,导致以太坊基金会一直处于一种“不差钱儿”的状态。

相比之下,LTC就惨淡一点,同样是靠基金会运作,大部分时间里莱特币的创始人李启威捐赠给基金会的钱占了总资金的80%,后面随着在李启威捐款变少后,莱特币基金会便时常被开发资金短缺所困扰。

EOS & BSV ——这两个项目的底层开发相对中心化,但好处就是——真的不差钱!

EOS通过长达一年时间的预售,收入700多万颗ETH,后来又在高位套现了大部分,手里几十个亿的美金。真的是有一种想雇谁雇谁,工资想怎么发就怎么发的任性!

BSV,合作伙伴Calvin Ayre是澳洲知名的亿万富豪,背后开发公司,Nchain 则更不用说,手里区块链专利几百项,单是专利的维护费用每年据说都有几百万美金,所以开发者薪水这种东西,属于A Pieace Of Cake (小菜一碟)。

Zcash ——也有开发者基金,创立于 2016 年,有着众人所知的 “创始人奖励”,即 —— 20%的区块奖励从矿工那里获得,用来分给 Zcash的创始人和投资者,为项目持续发展提供了帮助,为期4年 ,将在 2020 年 11 月到期。

但也正是这高比例的“抽税”或是分成,让Zcash一直饱受抨击,一直一蹶不振。

而更可怕的是,再有几个月创始人奖励就要取消了,Zcash也将面临没钱继续研发的窘境。前段时间,Zcash通过治理,通过了一项改善提案(ZIP1014),依旧抽成20%,只是在ECC(Zcash开发公司)基金会等各方的分配方式发生了变化,基本属于换汤不换药,继续从矿工那里抽税来保持项目开发的进度。

数据显示,现阶段加密生态中系统中的开发人员流入停滞不前,而绝大多数开发者又都在比特币与以太坊的生态中。

来源:2019年加密货币采用现状
目前,加密货币每月活跃开发者约为 7,000 名,与之对比,NodeJS 有400 多万开发者,而 Android 有 600 万开发者,可以说,这个行业对人才吸引力还是太弱了。

项目的发展,开发者在其中占据的作用应该不算低,但是最终收获却不是最多的,关于这种现象,你怎么看?欢迎来留言区写下你的看法。

——End——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白话区块链立场,本内容仅供广大加密爱好者科普学习和交流,不构成投资意见或建议,请理性看待,树立正确的理念,提高风险意识。文章版权和最终解释权归白话区块链所有。』

*本文转载自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是转载分享,不代表赞同其中观点。请自行判断风险,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本公司所发资讯及视频,不代表本公司任何投资建议。
  • 13656003240
    7x24小时
Copyright © 2018 77zhi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211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