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以太坊2.0同台竞争,公链们正在激烈角逐

09-19 11:25 23930 网络转载

以太坊2.0作为先驱者的优势地位时刻面临着挑战。2020年,以太坊2.0又将如何与大量涌起的公链一较高低呢?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以太坊2.0已大有进展。尽管一开始Medalla测试网不稳定,但目前来看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中。Prysmatic Labs开发者Raul Jordan在最近发表的博客中提到“2到3个月的时间里Medalla通用块层开发顺利进行。”

自2015年平台上线后,关于更新以太坊的计划就一直存在,以太坊2.0终将成功面世,但这其中的遇到的困难也并不少。

自2015年以来,很多开发者确实抓住机会开发自己的系统,很多设计的系统也能够解决以太坊2.0面临的问题。以太坊1.0开辟了新道路,以太坊2.0和其它区块链也紧跟着其步伐。

毫无疑问这是场充满火药味的区块链竞赛。2018年EOS上线后,EOS也并未成为上线前人们预测的那样代替以太坊1.0,但是最近的波卡不可小觑。根据币价,波卡币(DOT token)目前仅次于以太币(ETH)。竞争四起的币圈,在解决区块链存在的问题上以太坊2.0又将和其它平台如何较量呢?

Cardano vs. 以太坊2.0

有段时间Cardano是以太坊最有力的竞争对手。Cardano平台是由以太坊最初的几个创办者之一的数学家Charles Hoskinson开发的。他于2014年离开了以太坊团队,随后创办了IOHK区块链公司,Cardano也是由这家公司开发的。

Cardano在今年发布最新的开发进展后,成为了各大行业媒体的头条,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它的主网Shelley。主网上线后,最明显的变化的就是Cardano发行的ADA币价格波动。然而,与以太坊2.0同样的情况,Cardano的开发有长期的规划,主网Shelley只是第二个阶段而已,接下来还有第三开发阶段。下一步是引进智能合约,并增加伸缩扩容技术和治理。

与以太坊2.0对比,Cardano最终会控制整个链上的管理模式。Quantstamp(审计协议)的一位代表最近几个月负责审查Cardano的代码库,在先前他告诉Cointelegraph的记者,他说他相信这个项目将成为最好的链上管理平台。

Tezos vs.以太坊2.0

Tezos也是仅次于以太坊是智能合约平台。

Tezos平台在2018年上线,是一个对标以太坊的项目。考虑到Tezos和以太坊2.0背后的基金会的背景,同样都在瑞士的加密货币谷创立。Tezos是由Arthur和Kathleen Breitman夫妻共同开发的,虽然这对夫妻与Tezos基金会之间关系并不和谐。

Tezos引用了委托权益证明机制(DPoS),更像是“流动共识机制”。然而,研究人员发现Tezos并没有达到与以太坊相同的去中心化程度。这是因为Tezos并没有对节点数量设置任何上限。Tezos和以太坊2.0在安全和吞吐量方面互相较量,但是两者的最大区别可能是Tezos拥有链上管理模式。

当Breitmans夫妻开始构想平台时,他们希望平台能够具有自动维护的的功能。与Cardano最终的计划相似,任何达到最低质押要求的人都有权在协议更新问题上投票,投票通过将直接开始升级。对比之下,以太坊管理则一直有链下的配合,并且将一直保留。目前还没有任何模式可以证明其优于其它模式。

RSK vs. 以太坊2.0

RSK在2017下半年上线,为比特币的智能合约功能化带来希望。每秒进行上千次的交易能力,让RSK成为一个可能威胁以太坊可扩展性地位的平台。

RSK与比特币合并开采,现已占比特币网络哈希算力总量的48%。在去中心化网络安全上,RSK是其中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有总公司IOV Labs这个后台,RSK在很多领域取得了进展。在与以太坊的竞争上,去中心化金融空间的协同性和扩展性是最具特点的。

今年早些时候,RSK与以太坊的协同合作功能桥上线,这使得任何人可以在RSK和以太坊之间进行币币交易。包括基于RSK的稳定币和促进代币在开发者Money的Chain平台上发行。IOV Labs的CEO Diego Gutierrez Zalpar认为协同性是区块链落地的最大影响因素,而不是通过竞争。他告诉Cointelegrah:“我们相信比特币、RSK、以太坊和其它区块链将是区块链平台网络中最具实力的,是互联网价值的体现,也将成为未来的金融和社会基础实施。协同性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将确保区块链技术能抵抗攻击和做到大规模落地。”

Qtum vs. 以太坊2.0

Qtum在今年的路线图的开发进展上有重大的里程碑意义,Qtum成功地把分叉添加到主网的新版本上。与以太坊2.0目前正在测试的相似,Qtum也运行着权益证明共识机制PoS(Proof of Stake)。然而,以太坊的抵押最低要求需要32个ETH这一点给Qtum创造了机会。Qtum零门槛的条件让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到抵押中来。

最近Qtum上线了离线质押平台,这是第一个用户可以抵押线上冷钱包储存的基金的平台。在所有抵押项目中,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抵押大量的代币,但毕竟数量还是有限制的。然而,在Qtum平台上的抵押是零门槛。Qtum的联合创始人之一Jordan Earls在采访中告诉Cointelegrah:“当验证我们深思熟虑过的能量、对用户友好和安全的问题时,我们把重心转到了权益证明上(PoS)。另外,我们发现工作量证明(PoW)比权益证明(PoS)更加安全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实际上比如以太坊,其工作量证明(PoW)甚至有高达51%的受攻击风险。为了更多非比特币区块链的共识未来,我们认为要更加关注权益证明(PoS)的重要性。”

Qtum也在以太坊虚拟机上运行。这意味着这个项目能在以太坊2.0的发展上受益,比如分片方面。然而,不像以太坊,以太坊目前是受智能合约Solidity编程语言限制。而Qtum开发者能够在多语言的选择下编写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Matic网络 vs. 以太坊2.0

作为以太坊的第二层,Matic网络有更多优点,比如ERC-20代币的兼容性。然而,其可拓展性也将达到每秒65,000次交易。这个项目得到了币安在最初的交易发行平台上的代币销售和早期投资商Coinbase风险投资的支持。Matic也跟包括Decentraland这样的新项目合作,确保了高流通量。

所以如果以太坊2.0将为平台带来更好的可拓展性,是不是意味着将不再需要第二层项目,比如Matic网络。Matic的首席运营官Sandeep Nailwal并不这样认为。他告诉Cointelegrph:“以太坊2.0不具有永久的可拓展性,最好的应用例子是64分片,而分片链跟今天的以太坊链相似。试想一下一条单链能将权益证明(PoS)提高到每秒50次交易,而整个流通过程将只需要3200吞吐量。”

Nailwal相信单单是以太坊能够提供高流通量这一点就将促进更高需求,这是区块链永远也达不到的去中心化应用要求的水平。他补充说道:“首层区块链是结算平台,所以并不支持商业活动。”随着去中心化应用越来越热门,矿工费也越来越高,所以使用二层平台的管理投票机制可以避免用户流失到竞争对手平台。

波场 vs. 以太坊2.0

作为以太坊早期对手,波场于2017年上线。在孙晨宇的带领下,波场在比特流的开发上取得重大进展。2019年3月,Tether宣布将发行USDT的TRC-20版本。六个月内,基于波场的USDT的代币流通量就增长了12%,波场高效的流通量跟以太坊有可比之处。

然而,因为平台基于委托权益证明这一点,波场的可拓展性花费很高。2019年,波场的联合创办人陈志强宣布由于波场的去中心化存在欺骗性,他将离开波场这个项目。他认为这跟公司的“实现互联网去中心化”理念不符合。

Elrond vs. 以太坊2.0

Elrond是以太坊的新对手之一,在7月的时候主网上线。由于适应状态的分片系统的不同,当这个项目在测试网上实现每秒260,000次交易,Elrond的可拓展性将超过以太坊的。

根据Elrond的商务开发主管Daniel Serb所说,平台的分片方式跟以太坊2.0的类似。两个平台都把网络节点、交易和区块链的状态分开,从而实现高流通量。然而,Elrond具有大量固定的shard(承载数据单位),并且每秒进行15,000次的交易。但协议允许了大量的shard可以动态流动。相反,在以太坊上shard的数量被固定为64。开发者发现与开发以太坊相比,长期下开发Elrond获得的奖励会比以太坊的多。就像Serb告诉Cointelegraph:“Elrond最有竞争力的特点就是智能合约作者可以从使用他们合约的用户上获得30%的矿工费,且不需要再支付额外的费用。”Elrond的智能合约是可升级的,这会让项目操作更加简单。

Algorand vs. 以太坊2.0

Algorand是图灵奖获奖者和马塞诸塞技术研究及机构的教授Silvi Micali的发明,并于2019年上线。这个项目声称将成为第一个使用纯权益证明共识的项目,通过确保ALGO代币的持有人的代币安全性来达到网络安全。

或许Algorand能跟以太坊2.0竞争的领域就是平台的发展。最大的稳定币也在Algorand上交易。四月,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网络Porps项目从私链上迁移到Algorand。

Algorand的产品总监Paul Riegle最近告诉Cointelegrah,项目根据最近的更新情况评估了去中心化领域,发现最有趣的一点就是“密匙更新”。当前,如果用户想转换成授权私匙持有者,多种签名技术的钱包对管理方面会造成影响。密匙更新让用户可以从单一钥匙转换成多种签名技术到带有内部支出政策的智能合约管理的地址。在去中心化领域,这种发展将使得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运营者在保管用户钱包问题上更加方便。

Cosmos vs. 以太坊2.0

Cosmos于2019年上线,作为首个具有区块链协同性的平台,Cosmos当时在区块链行业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Cosmos是由一家非盈利Interchain基金会指定的开发公司Tendermint创办的,目的是建立一个跨链生态系统。

随着2020年协同性在区块链领域越来越受重视,Cosmos也体现出超过以太坊2.0的潜力。但是潜在的主题是联合具有协同性的区块链项目:协同性的发展如日中天。Interchain基金会的主管Billy Rennekamp表示,以太坊2.0从协同性开发中获益的方式跟其它平台是一样的:

“最终版本会有大量区块链不同形式的生态系统出现,包括以太坊2.0通过跨链技术(IBD)和共同组成的互联网区块链或Interchain将保留其组合性。如果以太坊2.0利用跨分片通信技术,也同样适用于跨链通信技术。”

Cosmos的可拓展性可以顺利通过Tendermint的拜占庭共识(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 consensus)。根据Cosmos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Informal System的CEO Ethan Buchman所说,经典的拜占庭共识(BFT)可以说是最直接、最灵活的达到共识的方法。他告诉Cointelegraph:“Tendermint的设计把拜占庭共识引擎和权益证明(PoS)经济分开了。这在经济问题上更有实验性。相反,以太坊2.0共识跟以太坊2.0堆栈其它部分是密切相关的。”

Ardor vs. 以太坊2.0

Ardor在2018年早期上线,是率先运用权益证明(PoS)共识的多链架构平台之一。Ardor同时存在子母链架构,跟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线性区块链相比流通能力提高了。跟以太坊2.0的分片系统相比,当基础架构与其它功能一样时,以太坊的Beacon链仍具有分链运行的能力。

然而,Ardor还有一个特殊之处是区块链代码开发者经常忽视的,就是Ardor的子链可以发行自己的代币,而且和母链是兼容的。Ardor和Nxt平台的运营者同时是Jelurida的主管和联合创始人Lior Yaffe告诉Cointelegraph:“Ardor的子链捆绑系统让应用程序开发者可以为用户的交易费分担一些费用。通过授权的公链可以选择创造授权分片安全的混合应用程序。”主网也具有这两个功能。同时,Yaffe也对以太坊2.0的开发进展是否将顺利完成持怀疑态度:“以太坊2.0什么时候上线谁也说不准。”

没有一种区块链是万能的

目前为止,这些平台都各有各的优点,但根据落地情况来看还没有一个可以撼动以太坊的地位的。然而,考虑到以太坊2.0的开发将持续一两年,所谓万事难料。但如果以太坊想稳坐区块链的王位,协同性和可拓展性的发展是区块链平台能否存活下来的关键。

*本文转载自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是转载分享,不代表赞同其中观点。请自行判断风险,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本公司所发资讯及视频,不代表本公司任何投资建议。
  • 13656003240
    7x24小时
Copyright © 2018 77zhi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211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