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住百家背书的区块链项目TRA旅行链或将归零

预警:住百家背书的区块链项目TRA旅行链或将归零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新三板上市公司住百家已经解散,住百家创始人张亨德拉黑讨薪员工、拖欠离职工资、退出公司微信群。而住百家正是旅行链(TRA)背后的实际项目方。

在传出住百家倒闭消息之前的3个月,有着住百家背书的区块链创业项目旅行链(TRA)打着「上币爆涨1000%」口号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宣传。最终其登陆OKEx交易所。

该公司疑似试图用ICO来为住百家回血,然而在市场萎靡、缺乏亮点等原因的共同作用下,区块链项目也基本失败。

截至发稿前,TRA价格已跌至人民币0.0083,相对于第一天开盘时的0.1元,已经跌去91.7%,流通市值从7亿暴跌到如今的5500万人民币。

TRA旅行链这个ICO泡沫,即将破灭。

旅行链团队借助住百家这个拥有全球30万房源的平台为突破口,开始进入区块链领域。当时,记者认为,旅行链团队作为住百家团队的另外一个项目,是有能力、有资源、有渠道将这个项目做起来的,只是对新三板上市公司如何分配Token权益进行质疑。

成立于2008年的Airbnb经过10年的打拼,即便人尽皆知却依旧不能和知名的在线旅游平台直接竞争,借助区块链、去中心化、社区自治的手段,我们几乎看不到旅行链和这些大平台有任何竞争获胜的可能性。

住百家自身商业模式问题多多

住百家曾经是在线旅游领域的资本宠儿,早在创立之初,就被冠上「中国的Airbnb」的头衔。这家公司在2016年4月登陆新三板,2017年3月获得海航集团1亿元定增。

「共享住宿第一股」「中国Airbnb」「资本宠儿」,各式各样的头衔让住百家看起来注定要走向辉煌,但是这些光环的背后却是惊人的负债。

新旅界曝光的数据显示,住百家从2015年开始,公司亏损额不断扩大,仅2017年上半年就达到了5679万元,而且还呈不断扩大的趋势。

在负债丑闻曝光之后,住百家核心高管开始纷纷离职,联合创始人、CFO、CTO等相继离职,公司运营已经出现严重问题。

而进一步导致住百家堕落的是这家公司的佛系创始人。

记者得知,住百家的创始人张亨德是一个极度迷信的人,经常请道士来公司作法、决定公司重大问题,公司的一次重要人事调整是按照道士的意见进行的。公司内部的各种摆设都是按照风水先生的指示进行布置。

2018年新年之后,张亨德基本上没有来过住百家公司,经常与道士、和尚一起玩乐。住百家的员工承认张亨德在此期间搞了一个区块链项目,「已经不管住百家了」。

每周一份风险提示,住百家等待退市

早在2017年上半年,券商中信建投发布了《住百家未弥补亏损持续扩大的风险提示公告》,截至2017年6月30日,住百家亏损2亿人民币。这意味着,海航集团的1亿融资都没法堵上亏损的漏洞。

按照住百家的烧钱速度,即便不动用这些融资来还债,这笔融资大概只能支撑这家公司还不到10个月。

住百家用这笔融资和ICO坚持了14个月,直到钱都烧光。

2018年6月12日,住百家董事会再次发布风险提示和暂停转让公告。公告写明,如果住百家公司无法在6月30日完成2017年年报披露,住百家将会被新三板摘牌。

住百家面临倒闭,ICO项目Token也有可能归零

通过AppAnnie数据查询,住百家公司的研发团队早在今年1月份就停止了住百家APP的开发,最后一次更新停留在1月26日。

住百家App的上的排名也是一落千丈,在旅行分类下也已经掉到1000名开外。

持续扩大的亏损,没有新的融资到帐续命,旅行链ICO项目无法持续为住百家输血,创始人已经不再过问公司业务,公司解散而且拖欠工资,等待住百家的只有摘牌后破产清算。

与此同时,记者也看到了TRA归零退市的风险。

私募融资额随ETH价格暴跌,ICO募资的资金无法向住百家输血。

按照旅行链的白皮书,TRA在一月份进行了私募有30%(60亿枚)通过私募卖出,1 ETH≈350000 TRA。据此可以算出,旅行链私募获得了约17500枚ETH,约合人民币1.2亿元。

然而,ETH的价格等到TRA上币时,已经随着熊市的到来腰斩。

对于交易所来说,他们收取的上币费可不是按照ETH价格来算的,而是按照人民币/美元来计算的。

同等数量的上币费,腰斩的私募融资额,对于TRA团队来说,压力很大,因为交易所上币成本过高,不得不开始压缩项目团队可以操作的幅度和手段。

贫穷,开始限制他们的割韭菜能力。

价额下跌,交易惨淡,同类竞争

在旅行链上币OKEx之后,除了当日上币后爆涨之外,其他全部时间都在下跌。

从以上交易数据可以看到,在3月份TRA交易量很高,有私募买家出货的可能性,在此期间,履行了团队可以通过出货来为住百家输血。但是等到4月和5月,TRA的交易量已经微乎其微,变成了无人过问的辣鸡币种。

截至发稿,TRA的流通市值已经降到了5740万人民币,24小时的成交量也只有130万人民币,全球排名550名。

TRA除了交了一笔昂贵的上币费外,还被交易所同期上线的竞争币摆了一道。3月5日,OKEx上线Tripio(Trio);3月7日,OKEx上线旅行链(TRA)。

几乎同一类型的项目,相隔两天登陆交易所交易,对于后者TRA来说已经失去了市场新鲜度,同时市场投资者的投资分配也会被分走一半。

旅行类Token没有收割散户的机会

不同于其他商业模式的Token,旅行链不能像SOC、WICC一样借着世界杯的名号来进行宣传,抬升整体的市值,旅行概念在区块链领域几乎没有任何创新,它只是解决了中心化的痛点,其他更严重的痛点则无法解决。

旅行链的营销团队在3月份上币之后曾经进行过一次密集的营销活动,但是等到了4月份之后,关于旅行链的任何营销文章,都已经看不到了。

时至今日,失败的项目失败的营销低迷的市场反馈,旅行链可以说已经走向了末路。

在这个区块链项目生命周期的最后阶段,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去拉盘、去收割散户,这已经算是对投资者最大的回馈了。

*本文转载自区块律动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是转载分享,不代表赞同其中观点。请自行判断风险,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七七之家微信小程序
如果您是手机用户

建议使用微信小程序,打开微信“扫一扫”,随时随地关注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