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赵长鹏的“世界观”与币安全球突围战

赵长鹏的“世界观”与币安全球突围战

世界上现存200多个国家,而在赵长鹏眼里,或许只分两种:欢迎币安的,排斥币安的。

不过币安一直行走在风口浪尖上,一方面是在成立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CEO赵长鹏成了福布斯的封面,另一方面,是币安的谜一样的打法。

一方面币安受到中国政府的驱逐,也收到了日本金融厅的逐客令;而另一方面,是币安迅速的在百慕大、马耳他等地的落地,而在7月2日,中国台湾Block Tempo协办的2018年亚洲区块链峰会上,赵长鹏宣布,币安有在台湾落地的计划。这一系列动作,让对手们琢磨不透。

近日,记者在台北独家专访了鲜有发声的币安赵长鹏。对话中,他细数币安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挫折与经验,顿感峥嵘。

“去欢迎我们的地方,跟不傻的人,用最简单的盈利模式,做合法的生意。”赵长鹏感慨。

币安出走,也曾茫然四顾

去年9·4,七部委联合发文以后,币安意识到,目前中国大陆政府大力支持的是区块链,不是比特币交易,也不是代币交易。继续留下去只会“惹人烦”。

我们不受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欢迎,就撤走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办公室,坚持屏蔽我们网站的做法,我们也不去惹人烦,区块链是个全球的东西,我们不会锁死在一个国家,可以去发展别的市场。

受到中国大陆的抵制后,赵长鹏决定将服务器和工作人员迁移出境。这在外界看来,币安颜面扫地。但是,事实上,这成了币安成为目前国际上交易量最大的交易平台最关键的一步。

但是赵长鹏表示,现在国内市场真的很奇妙,一个交易所都没有被真正封过。对于币安的离开,赵长鹏也无法解释。“我觉得中国内地地区的虚拟货币市场很奇妙,国内交易所都没有被封,现在中国国内至少有几百家交易所,办公地址都是公开的,除了公司注册在国外,银行账户、用户群、推广都在国内,但是国内一次也没有封过交易所。”

但离开中国大陆,或许是币安最走运的一次,是币安被迫扩张壮大的契机之一。币安目前20%的市场在北美,英国约占5%,土耳其和印度均占4.5%,而中国市场日渐萎缩。

再遇日本最大币圈灾难被警告

离开中国大陆以后,币安不得不寻找出路,赵长鹏在优化平台的同时,开始了全球范围内的游说。第一站,选的就是法制化最健全,当时唯一一个发放正规交易牌照的日本。

去年年底,赵长鹏一腔热血来自己曾经工作过的东征交易所的大本营——东京。但是,在这里,币安有时运不顺,碰到了改变日本虚拟交易货币格局的Coincheck事件。这起逆转日本乃至世界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的灾难来临以后,日本政府变得极为谨慎。

在出事后的半年里,日本还没有从这起事件中恢复过来。而试图分一杯羹的外来户币安,又一次成了日本金融厅驱逐的对象。3月底,连发8道惩处令的金融厅,正式对币安下达了逐客令。

币安目前的日文页面,日本办公室已经全线撤离,日本现在举行的各种活动请赵长鹏做演讲,他也一概拒绝。但是赵长鹏表示币安还是没有完全放弃日本市场,他表示,日本拿到牌照以后限制很多,这是日本的特色,日本金融厅的做法有自己的考虑,我们跟日本金融厅还在交流,在商讨怎么针对日本市场来做。

日本金融厅给币安的回复还是“在协议中”,但是据记者观察,日本失去了Coincheck这一曾经的巨头后,本身国内几大平台实力差距不大,陷入了互相不服的内斗中,日本也逐渐失去了自己亚洲虚拟货币中心的地位,所以无论是再次发放交易牌照还是放宽国外交易所入驻,将会是一段很长的路。

何一也曾表示,日本是全世界相对对比特币比较友好的一个国家,但对Token非常严,从目前来看日本的监管过于的严苛,不利于日本这个国家在区块链的发展中一一突围。

币安每天几乎都在上新币种,就算币安已经落地日本,也不会有多大的优势。日本金融厅的平台币种审核中,有接近450项检查指标,以快著称的币安,将来在日本也有很长的磨合期。

与中国大陆和日本的态度截然相反的是,马耳他、百慕大等地区为币安敞开了大门。随着赵长鹏个人突然被福布斯杂志Pick,币安也在国内国际名声大噪。

转机:周游列国,终得叩开国门诀窍

很多人说币安不喜欢合规,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在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区,都是严格按照当地规定来的。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可能对数字货币就有几百种不同的定义,相应的法规更是各不相同。

赵长鹏也总结了自己游说世界各国的教科书级别的经验。

积极与政府交流争取主动权

赵长鹏表示,自己已经给很多国家的相关管理机构单独私发了建议信,目前仅公布了ICO部分,因为他觉得ICO极其重要,后续会把这些建议信润色以后再公开。

我们现在不能太早发,因为万一某些国家跟这个(建议书中)不一致,冲起来就不太好,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也没有想好,监管是个非常难的事情,我也没有那么聪明把这个事情的每一个环节都想透彻,监管部门的东西没有出来,并不是相关部门不愿意,而是这真的是很难的事情。

碰得头破血流的赵长鹏也圆润了许多。

“农村包围城市”:从资源匮乏的小地方入手

在日本吃了闭门羹以后,币安开始逆向思维,既然法律完备的地方、资源充足的地方不要我,那我就去那些需要新科技去刺激国内经济发展的地方。在这些资源有限的小国家小地区,给他们提供这些看得见的经济利益,很容易达成合作共识。

非洲的第一步选的是多哥,但是乌干达的合作签署得更快,4月26日币安宣布赵长鹏与百慕大总理David Burt对接成功。

刚与乌干达建立联系,紧接着4月28日,币安团队就迅速抵达西非的总人口不到800万的多哥,进一步向非洲扩张。何一在微博点名表示,“Togo总统是新一代非洲领导人的代表,国际化的教育,全球化的视野,既有想法,又有执行力,完全刷新非洲印象,很好的开始!读万卷书也要行千里路。”

币安给多哥的橄榄枝,也是创造数千个就业岗位,并为Togo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赵长鹏表示,“十几亿美金对于日本来说可能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对于非洲等小国来说,比重看起来很大。”

比如税收,就是各地政府接纳币安最直接的经济互惠,币安2018年Q1的利润2亿美金,超过了百年银行德意志银行同期的利润。这些利润,缴税部分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可能占整个财政收入部分很大。税收只是一方面,区块链带来的资源才是赵长鹏能带着币安周游列国的杀手锏之一。

正如赵长鹏所说,对于日本那些发达国家,币安抛出的橄榄枝几乎没有什么吸引力。但币安很快找到了一个曲线救国的方式:不直接与政府接触,与当地巨头合作,从小岛切入。

“岛屿蛙跳战略”:攻克亚洲

中国台湾成币安备选地:小岛信任度更高且更灵活。

本次中国台湾举办的区块链峰会,赵长鹏欣然前往。这并不是币安第一觉得小岛好攻,币安之前在马耳他、百慕大、泽西岛这些小岛尝到了甜头。

他在世界跑了一圈以后发现,小岛文化与大陆文化有很大不同,小岛人民彼此互相熟悉,很难出现诈骗的行为,而且这些地方一般都比较灵活,船小好调头。

赵长鹏表示,币安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台湾有实际的落地选址,但是已经在日程上了。他认为,从目前看中国台湾的政策、环境和人才储备都利于区块链发展,但中国台湾目前区块链发展思路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没有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区块链对与中国台湾来说,也是一个独特的机会,成为亚洲区块链中心的契机。

币安团队也一直在中国台湾这边,与经济管理委员会等部门进行交流,发现中国台湾当局非常开放,总体看来,有利于币安接下来的发展。

似乎币安终于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

“曲线救国”:蚕食欧洲

6月中旬,赵长鹏宣布:又多了一个点。这个点野心磅礴——吃掉欧洲。

在英国皇家属地泽西岛,币安宣布与当地孵化器Digital Jersey合作开展落实合规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虽然没有直接与政府部门交涉,但因为Digital Jersey与当地政府走得最近,并且新泽西州政府和泽西岛金融服务委员会承认区块链技术创新的潜力。最重要的是,由于泽西岛的经济以主要货币(英镑)为基础,且与英国和西欧距离较近,为币安向欧洲其他地区的扩张奠定了业务基础。

Digital Jersey还将与币安讨论关于遵守反洗钱的规定、建立交易许可证制度,并协助币安建立与当地银行的关系。而币安给当地政府的许诺是,直接投资增加就业机会,加上通过币安Lab为当地科技创企培训人才。

在币安的世界版图中,币安也已经落地开曼群岛和马耳他,据说已经在当地银行开户。其实大家也都明白,上周落地马耳他落地并不是剑指当地用户,而是打开以先令为中介的各国法币通道,而对于这些落地国家来说,则是打开了一扇不需要多余物质资源的新科技大门,这也是币安与各国政府和当地企业谈成合作的杀手锏之一。

币安之所以在马耳他成立公司,也是因为马耳他政府利好的监管制度,当地政府甚至还就如何最好地管理虚拟货币向币安进行咨询。

币安这几步走得步步为营,先蹭那些不知名非洲国家总理总统的热度,把气氛搞起来,再去那些发达国家,把只有200人的币安,塑造成了一个席卷全球的超级大机构。

“交易所很赚钱,而我只想简单地赚钱”

赵长鹏的公共社交账户几乎都是从2017年开始的,之前的信息几乎查不到,但在今年初,CZ被《福布斯》Pick以后,大家才晃过神来,原来做交易所这么挣钱。赵长鹏也直言不讳:我也是因为区块链才变得有钱的。

“交易所挣钱很容易的,模式也十分多样。”他对记者说,“但我喜欢的模式越简单越好,越透明别人越容易懂,不会被搞蒙了。”

市场太大,大家都想进来分一杯羹,交易所任何盈利模式都能被迅速的模仿和超越。原本币安就花了不到半年超过了赵长鹏的老东家OKCoin。

就在币安稳坐第一长达6个月以后,出现了一件让币安和赵长鹏本人都很恼火的对象,这个人就是曾经火币的老伙计CTO张健。FT的“交易即挖矿”差一点颠覆了虚拟货币交易所格局,仅用一周的时间,FT和交易即挖矿的效仿者们火爆网络。

鲜有发文的赵长鹏在6月20日和21日,连发两篇均字800+的反驳文章,第一篇直指FT是高价ICO,第二篇疑似有公关修改过的痕迹,很多地方用了南方人并不使用的字“您”。

随后,币安拼命三娘何一为币安此次动向做了一个彻底的解释。

何一表示,币安1000个联盟交易所,真的就是拍脑门拍出来的主意。根据币安的判断,市场上现在总共有17000多家交易平台,其中很多都想转型做有代币的交易平台,所以这个市场还是真实存在的。

在混乱的虚拟货币交易行业中出现了币安眼中的“搅局者”,币安决定那就将局彻底搅浑,让用户自己去判断。币安的拼命三娘何一,在币安陷入危机的时候,也是疯狂在微信群为币安正名。但赵长鹏对币安的用户及其有信心,因为他认为,人际传播中获得的用户忠诚度非常高,这很难被策反。赵长鹏表示,我们靠口口传播,币安目前工作团队约200多人,市场团队比较小,基本上没有做过大规模去宣传。因为这种口口传播更有效,而且就算以后你再听到负面消息都打不倒,因为用户是从自己相信的人口里听到的。中国这块因为有何一在,还做一些危机公关,但是国外一点也没有做过,因为她英语也不是很流利。

“用户很聪明的,会走的用户我们也不在意,傻的用户我们不要。”赵长鹏信心十足的表示。

在连发两篇约千字的长文回怼FT模式以后,币安冷静下来,决定不再通过这种怼天怼地的方式帮其他平台造势拉用户。但是赵长鹏还是很明确的表述了币安的选币标准:中心化。

为什么一个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要强调中心化?赵长鹏强调,因为币安一直是结果导向。

不放权:中心化+改良社区化

币安的理念中,没有绝对的中心化和绝对的去中心化,效率最高的往往是兼容的,如果是在能够解决效率的前提条件下去完全中心化,就会面临另外一个困境:所有的币不经过审核上线,用户很大多买到垃圾币。

而对于现阶段的一个纯数字货币交易所来说,选币模式如何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选出好的币。

目前大火的社区型投票模式,也是币安首创的选币模式,现在币安也还有这种投票选币机制,给社区发声的渠道。但是赵长鹏强调,太民主反而不好。“选币模式太复杂,比如说投票压币模式,币多的人话语权多,这些越复杂的模式,越容易被人钻空子,利益关系也更复杂。这块权利我们完全就没有放出去,币安还是中心化一些。”

很多模式都能选出好的币,选出币后的管理也非常重要。因为无论你怎么选出的币种,最后都要落实成用户体验,过三个月以后看这个币是涨还是跌就非常明显,结果说明一切。我们现行的上币模式目前的结果很好,结果很好我们就暂时不会去动它。

这种中心化的平台选币模式饱受争议,币安不断在公开场合表示拒绝走后门,也不希望类似电梯一分钟的Pitch。“我不会在十分钟内去判断上不上你的币,”赵长鹏在2018中国台湾亚洲区块链大会上的演讲中表示,“但是我鼓励你们定期更新你们的资料。一般99%的我们都不会回复,没有回复不代表我们没有看,我们会持续关注你们,让我们看到你最近的动态。”

过度关注法规,抑制区块链发展

在7月3日的会议中,赵长鹏再次呼吁虚拟货币需要更加宽松的环境。“大家都过分关注法规规制,但是我觉得这不对。如果大家去深入行业,了解ICO、了解这个技术,大家就会明白区块链市场,法律法规和行业发展需要市场的推动,过分拘泥于法律不利于新事物成长,应该允许失败允许试错,行业需要我们一起去找到错误去去改正。”

他还表示,区块链行业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行业,只从交易所交易数据来看,市场会波动,目前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在波动期的下降阶段,交易所躺着赚钱的日子已经逐渐远去。幸运的是,币安在这种情况下有头部优势,但币安的头部的优势未必是永久的。

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发展的现阶段,赵长鹏表示,我们应该去寻找出路,去支撑区块链和虚拟货币行业发展。假如未来真的有100万种数字货币了,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去找出一个合适的方案,去支撑这样庞大的产业支撑下去。

何一表示,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和公链都已经在路上了,也就是B链上的交易平台,其千家交易所规划,就是被币安当作一个试错的多中心化项目试点的开端,如果成功了,未来可能有一千个应用在陆陆续续的搭建B链上,就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基础。

*本文转载自bianews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是转载分享,不代表赞同其中观点。请自行判断风险,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七七之家微信小程序
如果您是手机用户

建议使用微信小程序,打开微信“扫一扫”,随时随地关注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