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90后:二十几岁,只想暴富

08-10 17:13
85961
蜂鸟财经
焦虑的90后:二十几岁,只想暴富

好像在这两年间,90后突然就老了。最早一批90后也已迈入了28岁,最年轻的一批也已成年。读书的时候,以为毕业了就是诗和远方。现在才知道,生活无非是永远的苟且。这么一批已经出了社会,但又不谙社会,自以为是个新人,却早已没人把他当孩子的年轻人,在俗世中迷茫,浮躁地挣扎。说起来,这批年轻人和币圈是极其契合的,甚至是相见恨晚的,同样的年轻,同样地躁动,同样地充满欲望。

“80后把几块砖头卖到天价,这是我们回击的最后机会”

小A是个坚定的加密货币信仰者,“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东西的时候,就知道这是我余生要一直信仰的东西。”,聊到加密货币,他是激动的,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人都在跳脱。小强17年入圈,不算早。2017年5月12日,全球上百个国家近20万台设备爆发网络病毒攻击事件,黑客要求用比特币支付赎金。这是小A第一次听到比特币,大多数人可能听过就算了,但小A没有。“以前都说对新生事物,资本的嗅觉是最敏感的。我觉得不对,那样的新事物说明还不够新,科技还不够颠覆。对于新科技,黑客的嗅觉才是最敏感的。”事后,小A把网上能看到的资料基本都看了一遍,国内的例如巴比特论坛上的讨论以及各类文库,国外的像是reddit等等,包括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所有的邮件记录,“其实资料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我第一遍粗粗看一遍,应该是看到凌晨3,4点了,我感到兴奋啊,就是觉得发现地太迟了。我现在的工作也没太大意思,平平淡淡,仅仅凭工资,想要在上海买个房,简直是痴人说梦,大抵都是要靠家里的。其实说起来也搞笑,比特币这个东西是真真正正掌握在你自己手里的东西,你想转到哪里就转到哪里,没人可以约束你,可能是从小到大禁锢久了,第一次接触到那么自由的东西,很兴奋啊!”

小A加入了很多加密货币的QQ群,后面熟了之后,又被拉到了微信群里。“因为比特币是通缩的,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并不知道比特币,未来的潜力只会更大,很多国家像是叙利亚什么的,本身的货币不值钱啊,谁知道哪天战争过来,你所有的财产就没了,所以拥有一个全球都认可的价值标的是非常重要的,以前是黄金,现在就是比特币,就仅仅是这一个刚需,比特币就非常了不起了。我是长期看涨的,我虽然进来不早,但是我拿到现在,在最高点的时候,我把本金拿出来,剩下的就是佛系拿着,我看好长期的价值投资。你看那些80后把成本几千块钱的房子炒到10万块钱一平米了,堵口气说,我们就不能搞一串数字10万块钱卖给你们嘛!我身边很多11,12月份入圈的年轻人,都是靠着赌一赌的心理进来的,这是他们跳出原有生活圈,翻身的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木子是在杭州某著名大学在读的研究生,“研二了,研究生的生活和之前设想的完全不一样。一个月拿着‘老板’给的1000块工资,和学校500块补贴,真的是压榨,干的是最累的活,最后的成果还都不是你的,就是来混一张文凭,只可惜,一混就要浪费3年。”

说到研究生生涯,木子显然是不满意的,学业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往重了说,天天扎堆实验室也是有的;往轻了说,天天窝在宿舍,“王者”才是真情人。

进入币圈,用木子的话说还是“无奈后的清醒”。“我其实挺早就知道比特币这个东西了,但是我商业嗅觉也不算灵敏,就只是听听。我有个平时玩股票的朋友,他倒是时不时会跟我说一说。突然想要去了解是因为去年12月份吧,他告诉我比特币涨疯了,在上面赚了很多钱。”

木子是学土木的理科生,但是对金钱也不是特别在意,转机在于,她失恋了。“那个时候在想,二十几岁的人生不用来思考怎么脱贫,却每天想着怎么脱单,把人生全都寄托到另一个人身上,没有哪个人有义务对你的人生负责任的。哎,一下子就醒悟了。我室友其实都还挺惊讶的,觉得我怎么看起来没那么难过,那是因为我找到了新的目标,没时间难过了。我好像从小到大也没有说真正在意过赚钱,只是想要毕业了,不用跑工地,可以去设计院。但突然间学业和感情似乎都变得很让人失望,剩下的竟然唯有暴富了。有钱的时候可以不高兴了就买买买,而失恋了只能自己一个人哭哭哭。”

“Ce’la vie,这就是人生。”木子笑着说,但是木子却还并未在币圈捞到好处。“不知道做出的选择是不是对的。那个时候涨地太疯了,我也没有金融知识和操盘经验,朋友告诉我先不要进,风险太大了,涨地太高,跌下来肯定是和很猛的。结果没多久立马就跌下来了,毕竟没有资金在里面,跌下来还是很开心的,心想着可以抄底啊,一直忍着,过年回来抄了点,差不多在8万左右。还是太年轻了,都已经最高点腰斩的价格了,竟然还往下跌。现在也没办法,割肉是不可能的,就是放着,装死。因为行情也不是很好,所以平时就和币圈的朋友聚聚,一起聊聊故事什么的,大家还是挺有爱的。”

“贪多,求快,想暴富,欲望是件好事”

“Greed,for lack of a better word,is good”这句出自电影《华尔街》的名言是大K的座右铭。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大K明显是优秀的,1994年,24岁,那么年轻,却拥有和他年龄极其不匹配的财产。

“我从大二开始就开始创业了,当时基本上校园的兼职市场都是我在做,我上学的城市算是2,3线城市,兼职市场市场不完善,模式也不清晰,最开始过去的时候就觉得怎么大的商机怎么没人做,很震惊也很兴奋。辛苦的事也就不说了,其实对于我来说也不算太辛苦,总体大学生活可以说是横着走的,像校外音乐节,展览会等等需要人手,资源都是我这边来的,很忙,那个时候也年轻,每天晚上请大家吃饭,喝到凌晨2,3点。”

可以看出大K的创业之路至今为止都很顺畅,“现在胖了。”他给我看刚进校园时青涩的样子,和眼前的他差别不大,之前的眼神似乎更加坚毅,现在反而传递出祥和之感。

“币圈太神奇了,相比之下,之前赚的都是小钱,每个月赚个几万到十几万,就觉得挺舒服了。币圈完全是颠覆想象的,以前投资方是老大,ABCD轮,熬死了多少初创企业,在币圈项目方才是老大,融的资金简直是ABCD轮加起来都多。但这也不全是好事,也说明了一点不好,就是早前朱啸虎等人在怼的事情,万一融了钱不干事怎么办,这是一个问题,但总是有方案解决的,是时间问题。”

2017年是ICO之年,有人说2018年是公链之年,又有人说是区块链媒体之年。具体为何年,这要看你从什么角度看了。但是大K就抓住了这一热潮,打造了自己的区块链媒体,靠着早前的资源以及巧嘴,很容易就拿到了天使轮投资,目前A轮也已基本敲定。

“资金链是最重要的,千万不能断。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以媒体为切入口,去做区块链行业的服务,比如国内项目和资源对接,项目从白皮书到后期dapp一条龙孵化等。这些都是我熟悉的地方,现在那么多区块链媒体,又遇上寒冬,肯定年底要死一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储备好粮食,确保在寒冬中存活下去。我一直坚信要做有现金流的产业,这样才最容易活下去。”

雷军的一句话说的好,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所以大家唯恐自己抢占不到风口,至于自己是不是猪,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从O2O的百团大战到直播平台的千播大战,到共享单车颜色不够用,到今天P2P公司接连暴毙,今天的区块链也不例外,鱼龙混杂。20多岁的小年轻,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是疯狂?他们在风口上想要捞到什么?对于他们而言,在一个新风口上,你要么是局内人,要么就是出局。他们要的生活不是那些在华尔街讨生活年薪40万的老古板,坐坐头等舱,生活舒适就算了,而是指真正的财富,有钱到可以买私人飞机,有钱到可以不浪费时间,他们说的不是5000万,而是1亿。

欲望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他们还足够年轻,还有一生的时间去尝试和试错。

*本文转载自蜂鸟财经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是转载分享,不代表赞同其中观点。请自行判断风险,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