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之父”俞凌雄:在幸孕链暴跌99.99975%后再战STO

01-10 17:37 1663411 一本区块链
“传销之父”俞凌雄:在幸孕链暴跌99.99975%后再战STO

2018年上半年开始,中国币圈出现了一个新名人——俞凌雄。

他被人称为“传销之父”,至今仍到处兜售成功学课程。在区块链火爆后,他又杀入了币圈。

不到半年时间,俞凌雄及其关联方,先后发布了近10种数字货币,赚取了暴利。它们全部在与俞凌雄关系密切的万象交易所上线交易,也都全线暴跌,溃不成军。

外界认为,它们都是传销币。

现在,俞凌雄又将目光转向了STO。而他的STO产品,仍然被质疑是击鼓传花的传销游戏。

“每次都能紧跟热点,俞凌雄是当之无愧的‘币圈蝗虫’。”一位投资者说。

01、再战STO

在ICO中赚得盆满钵满之后,俞凌雄又盯上了STO。

记者发现,近日,俞凌雄正在推广一个打着STO旗号的传销项目,名为“柬埔寨中央金融集团”。

项目书称,“柬埔寨中央数字银行”隶属于2018年成立的柬埔寨中央金融集团,将发行柬埔寨国家稳定数字货币KHT,并建设东盟支付公链AST。

其中,KHT与黄金锚定——每发行1个KHT,项目方都会储备价值1美金的黄金。而东盟支付公链则将“串联”东盟的货币流通市场,发展东盟各项产业的STO。

项目书还称,整个项目受柬埔寨KHT基金会监管。但一位STO从业者告诉记者:“STO发行与股票类似,受政府证券交易委员会监管,基金会没有监管资格。”

而早在2018年3月,柬埔寨国家银行和柬埔寨证券交易委员会就公开辟谣称,政府并未考虑支持国家数字货币。

除此之外,项目书还显示,柬埔寨中央数字银行是全球首家国家认可并颁发数字银行牌照的银行。

记者将“柬埔寨中央数字银行”译成柬埔寨官方语言高棉语,进行搜索。结果显示,无论在谷歌的搜索网页,还是在柬埔寨国家银行官网,均没有该银行的信息。

“柬埔寨国家稳定数字货币、东盟支付公链,这些概念都是俞凌雄包装给信徒看的。买KHT这个币的时候,你会发现它还是传销性质的。”帮俞凌雄管理过资金的基金经理王川说。

记者获得了一份KHT的市场计划书。它显示,KHT建立了典型的传销代数制度:

要获得KHT,得先成为这个项目的会员,此后才有资格向KHT基金会购买资产包,成为合伙人。

一位俞凌雄的弟子称,成为会员,最低门槛是5万元“会员费”。

根据所购资产包的大小,合伙人分为一级合伙人和超级合伙人(5万美元以上),会获得不同的杠杆倍数。

以一级合伙人为例。假设某人购买了1000美元的资产包,他将获得3.5倍的杠杆资产,即3500美元。杠杆资产是冻结的,会按每日0.05%-0.5%的释放速度,将资产释放到流动资产账户。

“拉人头”奖励机制

如果用户想提高杠杆资产的释放速度,就需要继续推荐新人,即“拉人头”。如果新人购买了一个1000美元资产包,上家的杠杆资产账户就会释放1000美元的20%,即200美元,到上家的流动资产账户。

“入金加杠杆和每日释放是静态收益,拉人头和加速杠杆释放是动态收益。二者一结合,形成了典型的传销模式。”王川评价。

02、 ICO收割者

在2018年以前,俞凌雄还与区块链毫无关系。2018年年初,他杀入区块链行业。据北纬31度此前报道,他在新加坡注册了万象交易所。

随后,俞凌雄否认自己是万象交易所的创始人,但承认自己是万象交易所“原始投资人”。

“不学习区块链,感觉落后了一个时代!”2018年3月31日,俞凌雄在微博上写道。一天后,他发布了一段小视频,为自己发行的“菠菜币”(万博币)摇旗呐喊:“(菠菜币)什么时候都可以买。任何时候买,都是低点。”

这句话,被很多菠菜币的投资者视为俞凌雄的公开喊单。

短短几个月,一系列打着“俞凌雄”标签的数字货币——万象币、幸孕链、黄金链、车链、菠菜币,横空出世。

在一个个炒币社区,总会有人发布这些“俞系币”的广告。“俞凌雄老师倾力打造,三个月涨百倍,一年超越比特币。”一条幸孕链的喊单广告如是写道。

这些“俞系币”最鲜明的特征,是白皮书设计简陋、排版粗糙,鲜有介绍具体应用场景。但这些币种,几乎无一例外,都只上线了一家交易所——俞凌雄参与的万象交易所。

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这些“俞系币”,成为了只涨不跌的神奇投资品。

只涨不跌的神话,在早期,也许来自于“俞系币”的锁仓机制。它们大多每月限定提现5%。制造噱头,控制卖出,让它们一度上涨了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却很少有人从中获取暴利,除了俞凌雄。

在进入链圈前,俞凌雄从事的领域与区块链相差甚远,但在这两个领域,他对自身的包装手法如出一辙。

“投资家、慈善家、领袖型企业家、创业家导师”,这是俞凌雄在百度百科上的标签。

据百度百科和俞凌雄方宣传资料,俞凌雄19岁从业务员起步,23岁成为“中国百强企业”营销副总,24岁成为“上市公司”营销副总,25岁便成为了“三千人规模大集团”的管理总裁。

然而,这三家企业的具体名字,却是一个谜团。

而北纬31度2018年6月曾报道,俞凌雄出生于浙江宁波的农村,其同学在知乎爆料他初中毕业后就辍学,早早闯荡社会。

至今,他仍在最高人民法院失信人的黑名单上。

在对外宣传中,俞凌雄的第一个头衔,就是中柬商业协会主席。但北纬31度披露,柬埔寨有名的华商表示,未听说过俞凌雄,也不了解这个成立不久的“中柬商业协会”。

开设培训课程,是俞凌雄近十年来最知名的盈利手段。

他的培训机构,名为“道商学院”。在官网介绍中,这是一家“专注于新商业、新技术领域”的“培训进化平台”,旨在“造就新一代商业领袖”。而在知乎上,却有俞凌雄的员工爆料,他的培训机构,面向的都是小型企业的企业主。

这位员工表示,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各家公司打电话,并通过各种手段,要到这些公司老板的个人电话。所谓的“各种手段”,包括伪装快递、安检人员,甚至税务机关工作人员,要求公司前台、秘书告知老板的手机号码。

针对这个人群,俞凌雄到现在还在推广一个名为“老板智慧”的课程,三天收费5000元。记者咨询之后,俞凌雄的课程助教发来了课程资料,宣传语中透露出浓浓的鸡汤味道:“走进‘老板智慧’,唤醒你生命的本能,打开被世俗屏蔽的智慧法门。”

在课程的宣传照中,有大量与俞凌雄合影的名人,包括巴菲特、吉姆·罗杰斯、杰克·韦尔奇、张瑞敏、宗庆后、陈丽华,以及柬埔寨首相洪森。

但一些听过俞凌雄课程的人,却感到了后悔。某直销品牌西北某市城市经理胡文昌对记者表示,俞凌雄的演讲充满了自我吹嘘与心灵鸡汤,干货甚少。

培训时针对受众心理打造的传销机制、暴富神话,都被俞凌雄用在了“俞系币”的推广方面。但在经历了早期的短暂上涨后,“俞系币”也不能摆脱暴跌的命运。如今,它们的持有者损失惨重:

万象币(CCEC),最高价0.0014BTC,现价0.000078BTC(约合人民币2.17元),缩水94.5%。

万博币(俗称“菠菜币”)CGK,最高价0.0003BTC,现价0.000005BTC(约合人民币0.13元),缩水98.3%。

幸孕链(XYCC),最高价0.000209BTC,现价0.000004BTC(约合人民币0.11元),缩水98.1%。

黄金链(GOLC),在2018年5月出现过1.2BTC的最高成交价,如今仅为0.000003BTC(约合人民币0.08元),缩水99.99975%。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8年年中至今,比特币本身也出现了一半以上的跌幅。若按照法币计价,这些“俞系币”的实际缩水情况,更为可怕。

03、韭菜苦水

今年6月,币圈老韭菜宣海,在俞凌雄的万象交易所,陆续购入了近10万元的万博币(CGK)。

CGK是一条面向博彩产业的公链,因此,在币圈,CGK也被人称为“菠菜币”。宣海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投资菠菜币时,币价是5.3元。

“买完之后,基本一直跌,从来没大涨过。”宣海说,“现在菠菜币币价只有一毛三,几乎归零了。”

与万象交易所内交易的其它“俞系币”不同,菠菜币是唯一一个俞凌雄本人承认参与其中的数字货币。而对于幸孕链、黄金链等币种,俞凌雄则一律撇清,称与其不存在任何关系。

但真相,可能并非如此。

以幸孕链为例,这是一条号称可以储存人类基因,解决不孕不育问题的公链。根据白皮书,幸孕链的CEO名叫陈霞,曾在人类辅助性生殖等领域,“有18年从业经验及10000例成功生育案例”。

与此同时,陈霞也是俞凌雄的“弟子”之一,且是最高级的“一级代理”。在俞凌雄开设的“道商学院”官网,陈霞的代理编号为“DS04-022”。照片上的她本人,就站在一排贴满宝宝照片的背板前方。

宣海见证过俞凌雄多次公开喊单,为菠菜币摇旗呐喊。然而,随着币价走低,俞凌雄渐渐开始避谈菠菜币,转而投向STO的市场。

熊市到来后,在菠菜币Telegram社群中,抱怨的投资者越来越多。为了避免投资者维权,菠菜币官方Telegram群的管理员,甚至直接将社群解散。

此后,有投资者在微信上重新组建了菠菜币的社群,宣海也在其中。

“群里至少一半人是想维权的,但是俞凌雄如果倒了,我们的菠菜也彻底没戏了。已经这样了,维权还有什么用呢?”宣海反问。

他心知肚明这是一个骗局,但无计可施。

“上一轮熊市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币圈了。俞凌雄比我进币圈还晚,我竟然被他骗了。”他忿忿地说。

身边人和区块链从业者,又如何评价俞凌雄呢?

“金融,他懂个屁。”王川说。

他认为,在吹牛和洗脑方面,俞凌雄是个“人才”,但是在金融上,俞凌雄完全是个门外汉。

区块链行业从业者郑瀚也认为,俞凌雄是一个典型的区块链骗子。

在一次演讲中,俞凌雄慷慨激昂地告诉信徒,5年内,全球内将没有股票交易所,只有STO数字货币交易所;全球创业者不再发行股票,全部发行证券化代币;比特币将来会涨到100万美元一个。

在场信徒们的情绪,被俞凌雄煽动得十分热烈。

郑瀚也看了那个视频,他发现,俞凌雄根本不理解什么是STO。

“本质上讲,STO是一种新型融资方式,但它并不适用于所有公司,也不可能代替股票。”郑瀚告诉记者,”更何况,中国政府已经明令禁止STO了。”

记者还采访了其他几个公链负责人,得到的回答竟出奇的一致:“对这个人,我不想做任何评价。”一提到俞凌雄,他们都避之唯恐不及。

“币圈蝗虫”这个称号,放在俞凌雄身上,十分形象。

币圈从不缺少空气币、骗子与野心家。但如今,韭菜却越来越少。

币市萧条,竭泽而渔的“币圈蝗虫”们,也开始面临“割无可割”的困境。

但无论如何,他们赚到了第一桶金。行业的恶名、币价的暴跌、韭菜的哀嚎,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蝗虫”们正在虎视眈眈新的风口。

*本文转载自一本区块链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是转载分享,不代表赞同其中观点。请自行判断风险,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本公司所发资讯及视频,不代表本公司任何投资建议。
  • 13656003240
    7x24小时
Copyright © 2018 77zhi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211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