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矿工大迁徙前夜,一些人仍在买电造矿场

01-11 17:41 28448 星球日报
以太坊矿工大迁徙前夜,一些人仍在买电造矿场

矿工们在静等这一天的来临。

提前是不能怎么样应对的。“我们没有提前做短线调整,走一步算一步。”以太坊矿工王泽霖(化名)表示。

与此同时,王泽霖仍像往年一样,在各地买电建厂,以盘活丰水期到来后的低价电。

这一举动发生在以太坊升级前夜,值得玩味。

以太坊在彻底“抛弃”矿机前的这步试水,注定要驱赶一部分矿工。谁都不想被迫离开。有些资金和资源的人亦相信,自己不会属于被洗掉的那部分。

一如往年的买电造场

1月16日,以太坊将进行其史上的第八次升级——君士坦丁堡升级。

此次升级预计会大幅改进以太坊的性能,同时区块奖励将从3 Eth变为2 Eth,也即矿工的挖矿奖励将减少33.3%。

尽管核心开发者在去年8月就决定采用这一升级方案,但直到现在,不少矿工仍对这一方案表现出“无感”。

其布局了上万台机器的矿场也没有采取特别的应对措施。

当时,用于测试的以太坊网络到了预定升级的区块高度,但最终网络却因运行测试版客户端的矿工过少而升级失败,直接推迟了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的进程。

可见,作为达成共识的最后一公里,以太坊矿工对于以太升级并无过多热情。更何况,此次升级还直接影响了其收益。

王泽霖相信,以太坊升级并未对市场造成太大波动,因而不大关心。其布局了上万台机器的矿场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应对措施。

王泽霖甚至还像往日一样,趁着丰水期到来之前,继续拿电建矿场,全无大撤退前的预兆。

他的信念是,“有退场的就有趁机抄底的,离开的不会是我。”

洗牌已来,去留成现实抉择

北大区块链俱乐部秘书长、矿场主陈雷担心,这种情状只会让矿工的生存处境恶化。

“丰水期西南地区电费会比目前行业成本低。有了丰水期的支持,不少人觉得是时候出手了。事实上,只要有人出手就会拉升挖矿难度。届时再加上减产,单位利润会继续下降。”陈雷说。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在这个行业里,有资金和资源的人都相信,自己不属于被洗掉的那部分。但到这个时候,某一环节出现问题都会直接影响生存。”

接下来,“‘被洗牌’的事会不断发生,也会逐渐教育行业。”他说。

王泽霖也不掩饰自己看到的行业隐忧。“如果币价没太大起色的话,升级会干掉一部分矿工。”

“可能影响二三成以太矿工。”陈雷相信,“ETH是显卡挖矿的最大币种,集中了大部分的显卡。减产后,电费成本高、运维效率低的机器会退出。一如上次价格暴跌的情况。”

“上次暴跌”是指去年11月,以太坊跌破1000元,并在此后的一个月中数次探底,让大量矿工入不敷出、被迫转移。

据星火矿池大客户经理邱晓栋观察,当时全网算力最低下降至160T左右,比最高值少了将近一半。以以太坊通用的574矿机的算力算,约有76万台显卡矿机离开以太坊网络。

而今,又到了消化以太坊“过剩”算力的时候。

不少业内人士相信,届时大量以太算力将切换到小币种,直接拔升小币种的挖矿难度,到了那时行业或许要用民不聊生来形容。

“其他币也只能容纳部分逃离的算力,归根到底成本高、效率低的机器还是要停机。”陈雷表示。

行业的“驱逐令”已经下达。对于不少显卡矿工来说,卖卡、转型或许是不得不走的一步。

“宁静”前夕,走一步是一步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届时如果真的币价大跌,引发显卡抛售的话,降价也不会像Asic矿机那么疯狂。

“Asic矿机只能挖矿,显卡矿机还能拿到网吧里面运行电脑。”一位业内人士说。

曾经的共识建筑者,在2015年以太网络兴起之初边挖边卖,没等到后来币价登顶。而今来到“宁静”前夕——君士坦丁堡分叉,却又不得不在网络的“驱逐”中“抽身而退”。

“现在这个节点,只能走一步,是一步。”矿工们似乎又回到了刚刚挖以太坊的2015年。

“以太坊用显卡矿机挖矿的时代随着以太坊的不断升级肯定会终结,至于这个洗牌的过渡期,难说要多久。”邱晓栋表示。

“唯一能拯救矿工的只有行情。”在探讨了各种可能性之后,陈雷说道。

*本文转载自星球日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是转载分享,不代表赞同其中观点。请自行判断风险,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本公司所发资讯及视频,不代表本公司任何投资建议。
  • 13656003240
    7x24小时
Copyright © 2018 77zhi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21148号-1